【日の窗影】 新生的日光2

向下

【日の窗影】 新生的日光2

帖子  林雨晰 于 周三 二月 24, 2010 4:02 pm

送走了这一群女生之后,叶蕾玥再也坐不下去了。
“好恶心那,早知道我就不乱扔东西了。这条长凳可怎么坐人啊~”
“知道以后就不要乱扔了,你这样会让我们学生会很麻烦。”一个男生突然之间从叶蕾玥的身后冒了出来。
“妈呀!鬼呀!”带叶蕾玥看清来人之后大大的舒了一口气,“呼~吓死我了,哎,你是?”
“土星摩羯。”男生淡淡的没有表情。
“哦,这样子。那个,问你个问题,为什么12星到这里来都要公布自己的身份呢?”
“都是被新闻社挖掘出来的,12星包括新闻社社长林逸轩。”
“那他为什么要挖掘这个啊?这样被别人追不是很麻烦吗?”
“也许天秤你被别人追烦了只能躲,但是我们懂得拒绝,这是你所不具备的。”
“哎?你怎么也知道我是天秤啊?”
“眼睛,习惯。”
“呃,那个林逸轩是宝蓝色的眼睛吧?”
“是。”
“处女座叫什么?”
“林奕珊。”
“那,麻烦你了!”
话说完了,叶蕾玥看见摩羯消失在身后的草丛里。
“哎!对了你叫什么?”叶蕾玥突然想起来向草丛大喊。
“齐潇澈。”
哦,摩羯座的棕褐色眼睛。
叶蕾玥小心翼翼的迈过自己一手创造出的垃圾摊,眼看着夏至又一次进球恨不得用篮球砸叶逾霄的头。
这个白痴,本小姐都比他打的好啦!一会我去报名参加篮球队,顺便好好教育下这个白痴的动作。
刚刚想到这里,篮球就滚出界了。刚刚好碰到叶蕾玥的运动鞋,然后蹦着弹开。
好,真是上天给我的好机会!让你们看看,什么才叫完美的投篮。
叶蕾玥拍起篮球,运到三分线边上,向上一推。完美的空心顿时吓到了一排男生。夏至从旁边走过来,站到叶蕾玥面前。
“丫头,比一场啊?”
“1、1?”
“那就罚篮吧,10个?”
叶蕾玥沉思了3秒。
“行,那这样吧,我们打赌,如果你输了就不许再提笔记本的事。要是我输了……”
“你输了就进篮球队给我们陪练。”
“好!”
哼,正合我意,我巴不得早点进球队呢。嘿嘿,这样一点都不亏了!
夏至站在三分线外,双臂向前一推——进了。
叶蕾玥搞笑的做了一个投实心球的动作,正好从篮板砸进篮筐——也进了。
夏至看到叶蕾玥搞笑的动作无动于衷,依旧是轻轻一推,圆满进球。
叶蕾玥也自得其乐,一个排球式颠球,球乖乖的从篮筐里落下。
夏至看着叶蕾玥投实心球、排球颠球、橄榄球扔球、足球顶球……甚至于最后背对篮筐轻轻松松向后一抛也都全部进球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这个丫头好厉害,这么多球类运动她都会吗?要是她进不了篮球队那可就是一大损失啊。别看叶逾霄运动不怎么样,这个妹妹可真是全才啊。果然是应了天秤的本性啊。
“怎么样,你输了吧。笔记本的事是不是就可以……”
“行。”
“我还有事要说,你们篮球队招不招女生啊?”
“恩?你想干什么?”夏至变了个神色,这丫头还真想进来啊,不错不错。
“愈筱绵想进球队。”
筱绵感谢我吧,顺便调调他的胃口。
夏至脸色一沉:“愈筱绵?什么人?”
“我朋友。就坐在我前面啊,你怎么不认识?”叶蕾玥奇怪的瞪大了眼睛。
“她会打吗?”
“当然不会啊!”
“那她进来干吗?”
“废话,当然是看帅哥啦!”
“不可能!”
“那要是我也跟着进来呢?”
“你?顶多陪练一个。” 这个死丫头,我的面子要丢光啦!
“呵呵,狮子座果然不禁逗呀。开玩笑的,只有我进。怎么样,球技不错吧。”
叶蕾玥的话恰到好处,一点也没有伤到夏至的自尊。
“你,勉强算你一个。”
“哈,什么时候训练呐?”
“今天下午。”
“好!”
叶蕾玥蹦跶蹦跶的跑出了操场。远处一个宝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。
“轩,她就是天秤?”
“是啊。”
“太好了,又有事干了!”
“喂!我警告你啊,不许调她资料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她不会拒绝。”
“这样啊,那就隐藏身份吧。但是就算是这样,那也一定撑不过3个小时的。”
“以她的名气?或者说刚才闯下的祸?”
“是啊,那帮丫头不可能原谅她的。如果我们出现会变得更糟,但是如果我们不出现她就会暴露身份。”
“好烦啊,真能闯祸。算了,她自己的事自己办吧,只要咱们不介入就好。”
“是!老大!”

叶蕾玥刚一回到教室就让愈筱绵的鱿鱼爪子狠狠地抓住,来了个恐怖的窒息抱。
“咳咳,愈筱绵!……窒,窒息啦!~~~”
“5555555人家找你找了好长时间啦,怎么都没见到你啊!”
“你看的太认真啦。”
叶蕾玥警惕的从“吸盘”上挣脱下来,坐在某人的桌子上
“咲玥,你跑到哪里去啦?”
“到处遛了遛,顺便进了个篮球社。”
“哇!太棒了!以后有好看的了~哧溜~哧溜~”
天哪,太不雅观了吧,吸口水……
“那个,只有我进。”
叶蕾玥很抱歉的打搅了愈筱绵的幻想,一副很对不起她的样子。
“就是你进了啊!我可是海王公主哦,什么地方都可以去的!” 愈筱绵冲着叶蕾玥的耳畔俏皮的吹了口气。
“啊?!愈筱绵你是……!”
“嘿嘿,你是天秤我也知道。”
“我不是……”
“好啦,你就是天秤,放心,只有我们知道的~”
“啊?这样啊?”
叶蕾玥突然想起那个拥有宝蓝色的女生。
“愈筱绵,问你一下哦,林奕珊和林逸轩是不是兄妹啊?”
“是啊,可是他们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哦,一个开放一个内敛,真是不知道他们的妈妈是怎么生的。”
愈筱绵微微皱眉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“哎,刚刚课间全被我碰到。那性格,啧啧~”
“那奕珊有没有看出你来啊?”
“没有啊,还给我下逐客令嘞。”
“恩?奇怪了。啊,她是不是在看书?”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“哈,那就怪不得了。奕珊看书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她了,尤其是熟悉的人,陌生人可能还会讲点礼貌,她认为自己的好朋友不应该不知道自己的性格的。”
“那她怎么给我赶我走啊,就说了一句客套话。”
“不应该啊,对了,你是不是问十二星的事了?”
“哎,还真是。我一上来就问十二星的事,怪不得下逐客令。”
“是不是还说你带着金色的隐形眼镜很另类?”
“哎?你怎么知道的?”
“嗨,很多人都扮十二星啊,她每次一见到这种人就是这句话。”
叶蕾玥若有所思。
果然是处女座,这样都斤斤计较。
“她跟他哥哥的感情很好嘛。”
“你不是也一样?”
“什么啊,我那个哥!表面上看上去很呆,其实聪明得很嘞,每次都占我便宜!”
“不应该啊,天秤不是很聪明的吗?”
“不是啦,每次作业我都懒得做……”
“哈哈,作业我都推给齐潇澈的。”
“齐潇澈齐潇澈,怎么听着那么熟呢?”
“就是学生会会长齐潇澈啊。”
叶蕾玥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土星摩羯!”
“哎?见过啦?”
“是啊,从草丛后面突然就蹦出来了,吓我一跳。”
“哈哈,这种事他经常干的。”
“对了,你哥和你怎么不一天转来啊?”
“……呃,我入学通知第二天才找到的……”
“呵呵,这样啊。”
“叮咚~~~~”
“咲玥,下课继续哦!”
愈筱绵蹦跶蹦跶的跑回了位子。

叶蕾玥的位置正好靠窗,阳光射进来,一点都不刺眼。她打开课本,却无心听课,望望窗外。
两只洁白的鸽子扑楞楞的掠过,一片羽毛飘飘悠悠地落在窗台,随后一个声音却打破了宁静。
“咣当!”
叶蕾玥吓了一跳,转头一看,原来是那个“久违”了的同桌。“好久不见”还挺“想”他的:“你跟椅子有仇啊?”
经过了篮球事件的叶蕾玥已经和他混的蛮熟的了,人缘好嘛。
“怎么,不行啊?”夏至一脸的不在乎。
“很吵的~”
“管我?对了,这个东西你拿去。”他说着从包包里翻出一个本子,扔在叶蕾玥桌子上。
哎?好像是学校发的本子嘛:“什么东西?”
“作业,好好做~”
“喂!我又不是你们家仆人,凭什么帮你做作业啊,你又不是没手没脚,干嘛要我做?”
“你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你不是没事干么,这是你的荣幸。”
“嘿?你怎么知道我没事干?我就是有事干,你拿走。”叶蕾玥边说边把本子推到桌子的另半边。
“你在家不全是你哥做?小心我把你这个社员开除。”
“你!”

这扇吵闹的窗户正对着一个女孩,卷卷的亚麻色头发下,一双楚楚可怜的米白色眼睛闪着泪光,好像有说不出的委屈。两只鸽子落在那扇窗户的窗台上,和盘绕在整个楼上旧砖的青藤形成一个别致的风景。

“薇,别想了。”一个菊粉色眼睛的女孩侧过身,倚靠着身边的窗台。
“嗯?哦,Cily啊,我没关系的,你去打球吧。”女孩笑得一脸灿然。
“那,我去啦。听说进来了一个装12星的丫头,一上来就让奕珊呛的无话可说,哈哈,有好戏看咯。”
那个叫Cily的女孩一个转身消失在楼梯口,剩下两只鸽子扑闪着翅膀离开的声音。
天秤,怎么还没到呢,五陵之战快开始了啊。到时候,可就不止这个城西里的12星了。12天使,12主神,12诸砂,还有自称为12紫微星却明明有14个家伙的混蛋。城中、城东、城北、城南的拉拉队都要来,你怎么还不出现。
“喂,”Cily推开篮球馆的门亮开脆生生的嗓门冲着12星叫了一句,“都到齐了么?”
“没有,有人被留堂了。”一个浅绿色眸子的男生顺手进了球。
“谁啊?天蝎?”Cily走进一边的更衣室,声音却丝毫不减。
男生坐了下来:“不是,今天水瓶。”
“呀,难得啊,我们的天才今天又搞什么实验了?”Cily蹲在更衣室门口系着鞋带,站起身来走向绿色眸子的男生。
“他想试试人的容忍度,恩,准确的说是教导主任的容忍度。”男生又从地上捡起了球,扔给了Cily。
“啪!”Cily单手接过了球。
“喂,截我!”Cily拍着球绕过男生。
“OK啊,还不知道你上篮练得怎么样了呢。”男生一脸笑容。
Cily闪开男生的手臂,移向三分线:“少开我玩笑,每天还不是你陪我练球啊,你不知道谁知道?”
“嘿嘿,进不了喽。”男生跳起来,盖掉了那个球。
“韩默然!别老仗着你高就随随便便盖我球,不管,算我进了。”Cily皱着眉头耍赖。
“喂,你让我截你的嘛,还是欠练啊,啧啧,”那个韩默然坐在Cily身边,挺直了身子,右手从Cily的头发滑到自己身上,“才刚到我肩,不够高啊。”说完便跑向出口。
“韩默然!别跑,我告诉你,我没你高但是能追得上你!你给我站住!”
“哗!”门突然开了,眼看胜利在望的韩默然不由得叫出了声
“哇!”
“啊!”
“哎呦喂,射手你跑这么快干嘛啊,投胎啊,撞死我了。”
“没空解释了,帮我稳住她啊~~”韩默然一个翻身嗖的,冲向了楼梯。
来人掸掸身上的土,扶了扶眼镜,褐色的眼睛闪过一丝笑意。
“韩默然你别跑!”Cily依旧紧追不放。
“好啦好啦,白羊你看你,连代号都不叫,这可是活动室耶。”
“我管他那么多呢,还活动室?你说咱开多少次会?你别拦着我揍他。”Cily瞪着菊粉的眸子打开齐潇澈的手。
“哗!”
“哇,这就是12星的活动室啊。”叶蕾玥不知什么时候闪了过来,“齐潇澈,这不是篮球馆嘛,什么时候成活动室了?”
Cily莫名其妙的看着从齐潇澈身后走出来的女生:这丫头谁啊,怎么乱闯活动室啊,还带金色的隐形眼镜,想冒充天秤?不会就是上午被奕珊下逐客令的家伙?
想到这,Cily再也忍不住了:“你从那来的啊?这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好不好,赶紧出去!”
叶蕾玥的脸上泛出一丝无奈,微微的皱起了眉:这个,真是不好解释啊。


“夏至在吗?”
“哦,等等,我给你叫啊。”
“恩?韩默然?”夏至从屋子里走出来。
“该练球了吧?”
“喂,我说,你有事能不能直接说啊,别什么事都拿练球做借口,从小学就这副德行。真是,有什么求助于我尽管开口,本大爷不会拒绝的。”夏至靠着门框,一副拽拽的样子。
“嘿,给你点洪水你还真不怕大堤啊。说正经的,Cily又说要打我啊。”韩默然一副幽怨小女人的可怜样子,真是哭笑不得。
“拜托,这叫正经事啊,我的天。哎,再说我不认识她啊,谁像你啊。咱可刚转来半个星期,班里人都认不出多少呢。你在这里土生土长的,初一就过来了。”
“呃?这事我倒是忘了,算了,反正要练球吧,一块走吧。”韩默然抖了抖沾满汗水的训练服。
夏至在韩默然身上猛地一拍,发出来叹气似的声音:“哎,走。”
avatar
林雨晰

帖子数 : 63
注册日期 : 10-02-19
年龄 : 23
地点 : 北京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