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伤·第一章·开端2

向下

乐伤·第一章·开端2

帖子  殷木 于 周六 二月 27, 2010 2:21 pm

“谢谢你,夜穗”。男生笑着,他的笑容如孩童般清澈。
推开那扇音乐厅的门时,她忘记了他,因为她的心里只有他。

昨天的夜里,她梦见了六岁的他。
他的眼神澄澈见底,殷红的嘴唇。柔美的月光照耀在他纤细的发梢上,像铺了一层银纱。那是属于他的六岁。
他们仰卧在她家旁的草坪小丘上。那种气氛,和谐而美好,持续了很久,很久。
幼年时的他和她,没有隔阂,没有寂寞。
“穗姐姐,你看,天上好多星星!”他指着满天的繁星,俏皮的对她说。
“嗯,是啊,很多呢。”她不自觉的喃喃自语。很凑巧,他只比她小一天。所以,他会叫她“穗姐姐”。
在乡村的夜晚,当然污染没有那么严重。漆黑的夜空,被一颗颗星星点亮。她希望自己有双翅膀,带上他,飞上天去摘星星。
从此不再寂寞,她希望他们能在一起,玩,想法就是这样的简单。可是,这样的日子,有多久?还有多久?
不要挣扎了,没有用。他始终是要离开的,对吗?幼年的她很清楚,很清纯。
她知道,他的父亲,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农业教授。
那时……
“有人敲门,穗,快去开门——”父亲叫她。那时,她六岁。
那是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房外,时不时能听见青蛙的叫喊声,她很习惯。
一对父子站在房外。父亲很显老,深深的皱纹印在他的额头上,岁月的痕迹是褪不去的。她深知。
他,童年的脸上有属于着他的笑容。他很高兴的把手伸出来跟她握手。他的手很暖,很暖,融化了她心里的积淀和他和她的隔阂。
“你好,我叫陆毅然!”
“你好,小朋友。可以叫下你爸爸吗?”他的父亲说。
“嗯”她急着跑过去。那是属于她的岁月,在那时候,还不会褪色。
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没关系。陆教授,想住多长时间都可以,别客气。”
“不用,我带儿子住三个星期就行了。其实我就是来农村考察的。”
“穗,帮陆教授拿点水果。”
“好。”
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我们来这里考察就已经够给你们添乱了。”
在她的记忆里,大人们一直融洽的谈着话,说说笑笑。就像从来都不会忧伤一样,大笑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他问她。
“嗯?哦,陈夜穗”
“你的名字很好听啊。”他微笑着,对她说。
“你呢?叫啥来着,我忘了?”
“嗯,陆毅然”
“也很好听啊。”
陆——毅——然
陆——毅——然
她在她的手掌心里学着写这三个字。
“陆——毅——然”她轻轻呢喃着。
岁月在她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痕迹,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_________________
Why you have to go and make things so complicated?

Lo for spirit, Lo for a diluvial love
avatar
殷木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106
注册日期 : 10-02-10
地点 : 深圳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wshsj.yahubb.biz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